零点五菌

时刻准备产信云暗武粮,有cp洁癖,文笔辣鸡,画渣,谢谢你们不嫌弃我。

[暗武]自相情愿

0.1
暗香确实是一个很暗的地方。

那天小道长只是去兰亭暮春拜访,完成课业。不巧的是他却偏偏撞上了那个人。

那人是暗香的弟子,很普通的幽兰套,头发很随意的束起来一个辫子,还剩下一些碎发散落在背后。

小道长被撞了一下,正四处找人,那人神出鬼没的就出现在了小道长身后。

“别挡路。”

小道长还没来得及回口,那人就鬼似的没了踪影。

那是两人首次见面,并不是很美好。

0.2
第二次两人见面,是在武当,那天暗香不知道从哪里空降到了小道长的身上,把正在好好走路的小道长“砰——”得一声压在了地上。

虽然那次在兰亭暮春看得并不真切,但是小道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空降之人的身份。

“喂!”小道长虽然身上没什么事情,但是看见是那个曾经有一面之缘的人,就趴在地上语气略带一些愠怒,“你将我的腿撞断了。”

那暗香蹲下身子看着面带薄怒人,伸手捏住了那人的下巴,手指轻轻扫过小道长的下嘴唇。

小道长下嘴唇正中央天生带着一道疤痕,那道疤痕比小道长的唇色深一点,看起来很明显。

小道长修为不算是低的了,而此时钳住他下巴的暗香应当是比他高的。

“小道长,你想让我怎样,以身相许吗?”那暗香脸上虽然表情不是很丰富但小道长还是感觉到了那人脾性上的不羁,虽知修为不敌,可小道长还是忍不住想要一拳打在这暗香的脸上。

暗香扫了一眼小道长的腿,随后松开了钳着小道长下巴的手,小道长的下巴那块都被捏出了一个红色的印子。

“你干什么!”被暗香抱起的小道长一惊,瞪着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倒映着的都是暗香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去看看你的腿啊,笨。”那暗香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暗香那张脸冷冰冰的,一看平时就不会笑,不过正是因为平时不笑,如今这么一笑到是好看得很,连心情不怎么愉悦的小道长都有些看花了眼。

说到底,小道长的腿并无什么事情。

0.3
第三次再见面,是在门派会武的时候。

自打上次的事情之后,小道长心里就把那暗香记在了心里,并且天天勤奋练习提升修为。

那次会武,武当对暗香。好巧不巧的是,小道长的对手正是那个让他记了很久的那个暗香。

“小道长,缘分啊。”那暗香看着小道长,勾起一抹微笑,“要是你能赢了我,我就给你道歉,不然你就要听我的,你看如何?”

经过小道长勤奋的修炼,修为大体上已经比那个暗香高出了些许,小道长很是自信。

不过结果却是暗香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战胜了小道长。
小道长眼里写满了不甘心。

那暗香含笑走过来,挑起小道长的下巴,手指蹭了蹭小道长的下唇,眼睛眯了起来,随后弯腰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小道长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礼待,大脑当机了片刻就立马推开了那人。

不料那暗香笑吟吟的看着小道长,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0.4
不知是因为小道长那不算是死缠烂打的一次次找上门去,亦或是暗香一次次的招惹小道长,两人终究还是在了一起。

确认关系那天,小道长开心的样子谁都瞧得出来,可是小道长却嘴硬的说到“我才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开心的。”

素日里很关照小道长的那个武当师兄自然也是见过那个暗香的,师兄总是觉得在哪里见过那个暗香的感觉。

小道长就跟师兄说到,“我看师兄的脸盲兴许是治不好了。”于是就不了了之。

0.5
小道长接了一个很危险任务,走出了山门,同时也和那暗香到了别。

走之前,暗香还咬了他的耳朵,让他早点回来。

小道长推开那人就走了。

“闹别扭了?”那暗香的一个师姐凑过来问道。

“兴许是那小道长察觉出来了什么吧。”暗香伸了个懒腰,靠在门框上,看着小道长已经走远了的背影。

师姐皱眉,问道,“你没和那小道长说清楚?还是你…”

暗香伸出一根手指按住了师姐的嘴,“我也不知道。”

0.6
小道长的师兄真的不是脸盲,这暗香他的确是见过。

那时候这个暗香经常隐身来后山看望一位身上受了暗伤的师兄。

仔细想想,那受了暗伤的师兄和小道长还真长得有几分相似。

那师兄想起来之后,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小道长,起初小道长没在意,但是在某次那暗香对着自己喊出了另一个名字之后,小道长才想起这件事情。

问过师兄之后,小道长就接任务下山了。

那位受了暗伤的师兄如今在华山静养,有一个华山的弟子照顾他。

下山之后小道长找了机会去拜见了那位静养的道长师兄。

到也说不上是拜见,就是隔得远远的看了一眼,那眉目,鼻子,嘴巴,都和自己很像,除了自己嘴巴上的哪一道疤痕。

怪不得那暗香总是用手指头挡住自己的那疤痕。

小道长暗自笑了笑,觉得自己像一个笑话。

0.7
最终任务还是失手了,小道长受了很重的伤,连云梦的医者都说已经救不回来了。

小道长如今眼睛瞎了,嗓子也哑了,说不出几句话来,吊着半条命在床上躺着。

小道长哑着嗓子,请求云梦的医者把自己的师兄找过来。医者仁心,自然不会拒绝。

师兄来了之后,看到小道长这样了可吓了一跳,连忙问了情况。

得知结果之后的师兄沉默了许久。

“师兄…”小道长的声音已经沙哑的不像样了,完全听不得过去的影子了。

小道长摸出一块玉佩递给师兄,“帮我…告诉他…我…不是他…”之后的就是接连不续的咳嗽声,血水同时也沾湿了小道长裹在眼前的白布条。

0.8
小道长终究还是没坚持下来,连那暗香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最后,小道长被师兄葬在后山,他们都是从后山被捡回来的孩子,这到也算是回归了故里吧。

师兄上门将玉佩交给暗香的时候,暗香愣住了,好好一个人怎么忽然就没了呢?

“小道长说,他不是他。”师兄看着有些发愣的暗香叹了口气,“那个师兄在华山很好。”

他不想相信,前些日子还和自己耳鬓厮磨的人就这样没了。
愣了一会,暗香问那师兄“在哪?他在哪?”

“后山。”

随后暗香便没了踪影。

0.9
小道长去世已然两年多了,而暗香一直杳无音信。

其实还是有一个地方偶尔可以看到暗香的身影的,就是武当的后山,埋葬小道长的那个地方。

“少侠,你以后还是不必再来了。”小道长的师兄对着在碑前一个人喝闷酒的暗香说到。

暗香抬了抬眼皮,没回话,继续喝酒。

师兄叹了一口气,走到碑前,坐在暗香旁边,抢了一只杯子给自己满上,“你又是何必呢?”

“我对不起他。”暗香捏着杯子的手有些颤抖,“可是,如果回到两年前,我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一样的选择?哼。”师兄重重地把杯子拍在了暗香的面前,力道之大让本来完美无瑕的杯子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你是指小师弟他长得像师兄,就活该被你戏弄吗?”师兄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

1.0
暗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其实暗香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起初注意到那个小道长的时候的确是因为长相的缘故。

相处过程却发现,小道长与暗香心中的那个道长性格并不相同。

那时候,失落亦或是其他的感情包围住了暗香,让暗香在不经意间叫出了那个道长的名字。

于是小道长走了,暗香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得不到和已失去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暗香常常在一个人喝闷酒的时候唾弃自己,像自己这样身在黑暗却一直心向光明,但是光明他明明在自己手上而自己却直接把他丢掉了。

后悔,后悔后悔后悔,除了后悔他满心里只剩下对自己的厌恨。

“或许这就是我应得的吧。”暗香看着手里那块玉佩,“两年前我就不该认识你,对不起。”

暗香将剩余的酒倒在了小道长的坟前,红了眼圈。

小道长的师兄看着暗香落寞的背影,嘴里默默地念到——

“福生无量天尊。”

——————————————
我啊,是个道长,我曾经有个暗香情缘。
跟他相处我真的很开心,但是他啊,现在已经a了,a之前说让我碰到好的就跟他走吧。
当时啊,我真的很伤心,一气之下删了好友。
现在想想,可能注定就没有缘分吧。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把我的双人大澡堂子和五级双人床放在了外边,洗完澡就能睡觉了,舒服。

[暗武]自相情愿(2)

小道长接了一个长期的任务,走出了山门,同时也和那暗香到了别。

走之前,暗香还咬了他的耳朵,让他早点回来。

小道长推开那人就走了。

“闹别扭了?”那暗香的一个师姐凑过来问道。

“兴许是那小道长察觉出来了什么吧。”暗香伸了个懒腰,靠在门框上,看着小道长已经走远了的背影。

师姐皱眉,问道“你没和那小道长说清楚?还是你…”

暗香伸出一根手指按住了师姐的嘴,“我也不知道。”

其实小道长的师兄真的不是脸盲,这暗香他的确是见过。

那时候这个暗香经常隐身来后山看望一位身上受了暗伤的师兄。

仔细想想,那受了暗伤的师兄和小道长还真长得有几分相似。

那师兄想起来之后,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小道长,起初小道长没在意,但是在某次那暗香对着自己喊出了另一个名字之后,小道长才想起这件事情。

问过师兄之后,小道长就接任务下山了。

那位受了暗伤的师兄如今在华山静养,有一个华山的弟子照顾他。

下山之后小道长找了机会去拜见了那位静养的道长师兄。

到也说不上是拜见,就是隔得远远的看了一眼,那眉目,鼻子,嘴巴,都和自己很像,除了自己嘴巴上的哪一道疤痕。

怪不得那暗香总是用手指头挡住自己的那疤痕。

小道长暗自笑了笑,觉得自己像一个笑话。

最终任务还是失手了,小道长受了很重的伤,连云梦的医者都说已经救不回来了。

小道长如今眼睛瞎了,嗓子也哑了,说不出几句话来,吊着半条命在床上躺着。

小道长哑着嗓子,请求云梦的医者把自己的师兄找过来。医者仁心,自然不会拒绝。

师兄来了之后,看到小道长这样了可吓了一跳,连忙问了情况。

得知结果之后的师兄沉默了许久。

“师兄…”小道长的声音已经沙哑的不像样了,完全听不得过去的影子了。

小道长摸出一块玉佩递给师兄,“帮我…告诉他…我…不是他…”之后的就是接连不续的咳嗽声,血水同时也沾湿了小道长裹在眼前的白布条。

小道长终究还是没坚持下来,连那暗香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最后,小道长被师兄葬在后山,他们都是从后山被捡回来的孩子,这到也算是回归了故里吧。

师兄上门将玉佩交给暗香的时候,暗香愣住了,好好一个人怎么忽然就没了呢?

“小道长说,他不是他。”师兄看着有些发愣的暗香叹了口气,“那个师兄在华山很好。”

他不想相信,前些日子还和自己耳鬓厮磨的人就这样没了。
愣了一会,暗香问那师兄“在哪?他在哪?”

“后山。”

随后暗香便没了踪影。

纸包不住火的,做了的事情,总是要还的。那师兄看着暗香离去的方向,默默地叹息了一句。

————————————
_(:з」∠)_

[暗武]自相情愿(1)

暗香确实是一个很暗的地方。

那天小道长只是去兰亭暮春拜访,完成课业。不巧的是他却偏偏撞上了那个人。

那人是暗香的弟子,很普通的幽兰套,头发很随意的束起来一个辫子,还剩下一些碎发散落在背后。

小道长被撞了一下,正四处找人,那人神出鬼没的就出现在了小道长身后。

“别挡路。”

小道长还没来得及回口,那人就鬼似的没了踪影。

那是两人首次见面,并不是很美好。

第二次两人见面,是在武当,那天暗香不知道从哪里空降到了小道长的身上,把正在好好走路的小道长“砰——”得一声压在了地上。

虽然那次在兰亭暮春看得并不真切,但是小道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空降之人的身份。

“喂!”小道长虽然身上没什么事情,但是看见是那个曾经有一面之缘的人,就趴在地上语气略带一些愠怒,“我腿断了。”

那暗香蹲下身子看着面带薄怒人,伸手捏住了那人的下巴,手指轻轻扫过小道长的下嘴唇。

小道长下嘴唇正中央天生带着一道疤痕,那道疤痕比小道长的唇色深一点,看起来很明显。

小道长修为不算是低的了,而此时钳住他下巴的暗香应当是比他高的。

“小道长,你想让我怎样,以身相许吗?”那暗香脸上虽然表情不是很丰富但小道长还是感觉到了那人脾性上的不羁,虽知修为不敌,可小道长还是忍不住想要一拳打在这暗香的脸上。

暗香扫了一眼小道长的腿,随后松开了钳着小道长下巴的手,小道长的下巴那块都被捏出了一个红色的印子。

“你干什么!”被暗香抱起的小道长一惊,瞪着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倒映着的都是暗香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去看看你的腿啊,笨。”那暗香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暗香那张脸冷冰冰的,一看平时就不会笑,不过正是因为平时不笑,如今这么一笑到是好看得很,连心情不怎么愉悦的小道长都有些看花了眼。

说到底,小道长的腿并无什么事情。

第三次再见面,是在门派会武的时候。

自打上次的事情之后,小道长心里就把那暗香记在了心里,并且天天勤奋练习提升修为。

那次会武,武当对暗香。好巧不巧的是,小道长的对手正是那个让他记了很久的那个暗香。

“小道长,缘分啊。”那暗香看着小道长,勾起一抹微笑,“要是你能赢了我,我就给你道歉,不然你就要听我的,你看如何?”

经过小道长勤奋的修炼,修为大体上已经比那个暗香高出了些许,小道长很是自信。

不过结果却是暗香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战胜了小道长。
小道长眼里写满了不甘心。

那暗香含笑走过来,挑起小道长的下巴,手指蹭了蹭小道长的下唇,眼睛眯了起来,随后弯腰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小道长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礼待,大脑当机了片刻就立马推开了那人。

不料那暗香笑吟吟的看着小道长,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到最后,不知是因为小道长那不算是死缠烂打的一次次找上门去,亦或是暗香一次次的招惹小道长,两人终究还是在了一起。

确认关系那天,小道长开心的样子谁都瞧得出来,可是小道长却嘴硬的说到“我才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开心的。”

素日里很关照小道长的那个武当师兄自然也是见过那个暗香的,师兄总是觉得在哪里见过那个暗香的感觉。

小道长就跟师兄说到,“我看师兄的脸盲兴许是治不好了。”于是就不了了之。

——————————
这个文,结局be。

[信云]全息网游之娶个NPC回家(18)

“哎,子龙最近怎么不见你上游戏啊?”韩信撑着桌子问到。
赵云敲键盘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答到“上线了也没我什么事儿。”

“嗯?”韩信把表格递给赵云。

“好的放在我右手边,”赵云没有抬头,“因为没有之类的任务,所以有些日子没上线了。”

“是这样的吗?”韩信把表格放好,身了个懒腰,“那子龙今天上游戏看看,我有好东西给你。”

“嗯,好。”赵云抬起头,冲着韩信点头示意。

晚上,两个人在休息室的游戏仓里登陆了游戏,进去后两人回到了韩信的宅子,然后韩信像是变戏法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小锦盒。

赵云没见过这个东西,有些好奇,接过来之后发现是一副对戒。

对戒很是朴素,在阳光的晕染下似乎还泛着淡淡的光晕。

韩信把对戒中其中一个取出来带到了赵云的无名指上,同时也给自己套上了另外的那一个。

“子龙你点一下戒指中间。”韩信指着赵云的戒指说到。

赵云伸手点了一下,随后面前出现了一个大的空间,是个储物空间。

“这个是双人共通的一个储物空间。”说完,韩信就从自己的空间里随手拿了一件装备扔进了自己的戒指里,随后那东西就出现在了赵云戒指储物空间的面板。

“子龙你看怎么样,是不是可以推出一下这个新的装备了?”韩信抬手合上空间。

赵云思考了一会儿,说到,“韩信你的这个想法很好,我会和制作组的人讨论一下的。”

韩信大手一伸,抬起胳膊把赵云的肩膀搂住,“那我等着好消息啦。”

虽然是在游戏里,但是触感却很真实。

赵云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幅度很小,韩信也没感觉到。

随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聊天,顺便清了清手上的任务。

第二天,赵云果然在制作组提出了韩信的那个新的装备。

不出所料,这个装备倒是受到了其他成员的一致赞同。

在打了一波新的广告之后,戒指这种可以联通的装备就上线了。

上线前一天,韩信和赵云还在加班加点,导致最后制作组的工作室深更半夜的,只剩下两个人还在埋头苦干。

因为赵云对韩信的重视,让这个挂着实习生名号的新人工作量也变得巨大起来。

“子龙,明天我的创意就要上线了。”忙完事情后,韩信靠在赵云的桌子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而赵云手上的工作也到了结尾部分了。

“嗯,如果反响比预期效果好那你极有可能可以转正。”赵云点头。

“嗯,这里可是我梦想的地方,不过子龙你有什么要奖励我的?”韩信随口一说。

赵云敲完最后一个字,歪头看着韩信,韩信正靠着赵云桌子的一侧,看着赵云。

赵云抬头,看到的正是韩信的那张脸,登时感到心跳快了些许。

“那韩信你想要什么奖励?”赵云声音带着常人听不出来的颤抖。

“那你亲我下?”

倒不是韩信看出来了什么细枝末节的东西,实属他宿舍那几个奇葩的问题。

平日里宿舍的氛围就是gay里gay气的,上铺总是喜欢给下铺一个飞吻,然后下铺飞吻回去那种。

搁他们身上,就是明摆着的互相恶心对方。

韩信倒是没有想过恶心这个事情,就是觉得宿舍里这些人这么相处的还是蛮有意思的,不过赵云倒是把意思给扭曲了。

赵云在听到韩信那句话的时候耳朵都红了,因为之前没有开制工作室的大灯,现在亮着的就只有赵云的电脑屏幕,和不远处的一盏小台灯,那台灯还是韩信的。

虽然赵云羞红了脸还有耳朵,但是灯光原因,韩信没有看到。

赵云站起身来,像是鼓足了勇气,贴近韩信嘴唇贴向了那相同的位置。

韩信睁大了眼睛——

“咚——”

————————————————————————————
主笔说她心烦,所以之后到完结都是我了,本来想用我的号来着但是想了想算了吧,就把主笔老五的号要过来了。
嗯,我兴许比老五更懒,你们随意称呼我就行。

[信云]全息网游之娶个NPC回家(17)

赵云依旧按照先前在网上查到的那份很奇葩的五十条攻略,按照上述说法去做。

虽然那个“如何照顾你的男朋友”有一些并不适合赵云来看,但是赵云把那些能捡着实施的都认认真真的办好了。

比如那条“申请一个我们的邮箱,写好多情书放在里面等你去看。”

赵云确实申请了一个邮箱,然后打开了记事本的页面,过了半个小时了,页面还是一片空白。

赵云不知道怎么写情书。

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品学兼优,不迟到早退,不早恋的一个好好少年。

但是这么优秀学习好长得帅气的赵云怎么可能没有人和他表白写情书呢——

答案是当然有的。

不过赵云只是打开情书看到落款的姓名,然后按着自己的标准格式写一封回绝的信件,连带着那封情书一起给那个女生。

赵云的情史真的是不能再干净了。

最终坐在电脑面前,赵云把和韩信经历过的事情,一点一滴,按照自己的回忆,再加上一些自己的感受想法,通通记下来了,放在了邮箱里。

尔后,赵云就形成了这样的习惯,每天都要在这个邮箱里记录一些什么事情,关于韩信的,不论大小。

因为那个很奇葩的五十条,赵云最近除了处理工作上的问题之外还要研究如何做饭——

“跟爸爸学会做他的金牌红烧蹄膀。”赵云的父亲并不会做这个,所以赵云只好自己慢慢研究。

不过好在赵云在厨艺方面有一定的造诣,不然赵云家的厨房就要炸了。

当赵云按照网上的方案做好了食物之后,试了试味道,觉得味道还不错,就打包带给了韩信。

在赵云把食物塞给韩信的时候,韩信有些惊讶,然后说到“给我的?”

赵云点头,把饭盒塞进了韩信的手里,“我第一次做这个,希望合你的胃口。”

“以形补形吗,那谢谢子龙了。”韩信捧着一只手食盒,另外一只手向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赵云挥了挥。

此时赵云耳朵都红了,听到韩信的话更是加快了脚步。

韩信倒是什么都没想,而且因为自己最近突发奇想,手上除了分内应该完成的工作还有些自己加上去的。

所以赵云给韩信的食物韩信就在办公桌的角落放着,无人问津。

最后在韩信搞完工作,吃完泡面,一伸懒腰,才注意到赵云给他的食盒,自己似乎还没有动。

掀开盖子,虽然已经凉了,但是闻起来味道还是不错的,可是无奈韩信晚上不仅吃了泡面还吃了火腿肠和面包,饶是大胃王,估计韩信也塞不下这一大食盒的肉了。

不过韩信想着,这食物是赵云给他的,还是吃一点吧,于是韩信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块吃了起来。

就算是赵云手艺高超味道很好,但是韩信也没有铁胃,觉得如果在吃一口就要吐掉的情况下,还是放下了筷子。

韩信收拾收拾准备会去了,顺便把赵云带来的食盒拿回了他的宿舍。

这点回去,宿舍里其余三个人还非常的精神,一起联机打着游戏,韩信回来就说了一句“回来了啊,有吃的没。”然后就继续埋头苦干。

“我说韩信,你小子不够义气,老工作都没时间和我们这些人一起打游戏了,”打完一盘游戏的舍友歪歪在凳子上,朝着正在换衣服的韩信说到,“你拎回来的是什么东西?”

“嗯,这个?”韩信把手里的食盒放在了刚才那个舍友的桌子上。

“吃的!韩信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说完,那个舍友就开始狼吞虎咽,另外两个舍友闻声也一起来瓜分了。

“我说韩信你这个从哪里弄来的,盒子也不像外边买来的样子。”其中一个舍友问到。

“不会是你碰到了会做饭的姑娘给你做的吧?”一个舍友嘴里吃这东西,还不忘从韩信嘴里敲出一些八卦。

“想什么呢你,”韩信一巴掌乎在那人的脑袋上,“好好吃你的,这是我上司做的。”

“好上司。”几人齐声。

“女上司吗?”

“男的,是我部长。”韩信说到,“赶紧吃,吃完我还要收拾,明天把盒子还给他。”

“男的啊,手艺真好,”一个室友说到,“不过他为啥给你带吃的?”

“我在去‘蜀汉’之前在[奇幻大陆]认识了现在的部长,他人挺好的。”赵云看着几人吃的那么香,韩信刚才撑得要死的肚子似乎又能装下一些了。

于是韩信伸手抓了一块跟着舍友一起啃了起来。

“我说韩信,你部长这么好,要不你干脆追你部长吧,有个上司罩着…”没等这个舍友说完,韩信把骨头吐出来伸脚踢了那人一下。

“我部长是男的。”韩信继续啃啃啃。

“哎呀,怎么了韩信大官人,我们一宿舍的人都很爱慕你呢,等着大官人发达了带上我们呢。”舍友发疯了似的捏着嗓子,说出了一堆让韩信起鸡皮疙瘩的话。

“你可别在这儿恶心人了,闭嘴吃你的东西。”韩信擦擦手,一把糊向那人的脑袋。

“哎呀呀呀,韩大官人杀人了——”

“闭嘴吧你。”

……

而另外一边的赵云,此时坐在电脑前记录今天和韩信的一些事情,他撑着脑袋,想着今天给韩信的食物韩信有没有吃完,觉得好不好吃。
——————————————
↓↓↓↓↓是沙雕五十题
1、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2、从后面抱着我睡觉,我乖乖地蜷成一团,不转过去看你   
3、半夜醒来的时候替你掖好被子 
4、吃你喂给我的你认为好吃的东西,并且也觉得好吃   
5、不打听你不想我知道的任何事情  
6、相信你的每一句话,不揭穿你的谎言 
7、努力适应你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的圈子   
8、友好地对待你的朋友,把他们也当作是自己的朋友   
9、在你的朋友面前给足你面子   
10、继续做你喜欢我做的工作 
11、把头发留长,不烫卷,不使用者哩水等让头发变硬的东东   
12、控制饮食和锻炼身体,以保持身材的苗条和改变太平公主的现状   
13、为你剪指甲,让你改掉有心事就咬指甲的习惯    
14、拉你一起去广场上吹肥皂泡泡   
15、收起我的坏情绪,自己擦干脸上的泪,你看到我的时候我会尽量多的微笑    
16、在电台点《天使与海豚》送给你   
17、珍惜每一次和你的会面   
18、在卡拉ok唱《勇气》的时候打电话给你     19、买烟给你,但是只买一点点,因为吸烟有害健康   
20、让你背着我在屋子里打转  
  21、趴在你的肚子上和你一起看电视  
  22、一起洗澡,帮你擦干   
23、看啊片,学习做一个解风情的女人,而不一直是天真的小女孩  
24、为爱变成一个笨笨的小女人  
25、替你洗衣服,特别是臭袜子   
26、帮你擦所有的皮鞋,不管你什么时候需要穿哪一双它们都是干净的   
27、陪你到菜市场去买菜   
28、吃光并称赞你做的菜  
29、跟爸爸学会做他的金牌红烧蹄膀  
30、保证手机的畅通,你随时都能找到我   
31、告诉妈妈和你的故事,她有权了解谁把女儿变成一个女人  
  32、和你在卫生间里你好   
33、好好保存你送我的每一件东西   
34、用一个pp的小本本记下你发给我的每一条短信 
35、默默地等你回来 
36、不再见网友 
37、你开心时比你还开心,你难过时比你还难过   
38、真心地认为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道理的
39、去照相馆拍情侣照,做成漂亮的小册子,我还要穿婚纱   
40、把那只小熊一直放在床头    
41、介绍我所有的好朋友给你认识 
42、保护你不受一点委屈 
43、申请一个我们的邮箱,写好多情书放在里面等你去看   
44、每年都从家来看你   
45、倒水哄你吃药 
46、偷偷扯你的衣服角,提醒你要少喝酒     47、在你苦难的时候绝不放弃你   
48、随时做好准备跟着你背井离乡
49、答应你的求婚,哪怕没有玫瑰和戒指(如果有这么一天)   
50、在你不再爱我的时候静静地走开

↑↑↑↑↑我觉得很沙雕

————————
以及抱歉好久没更新,之前因为某个垃圾游戏让我的心情蜜汁不好,然后也没更文,前些日子跟着小伙伴出去玩耍了,心情平复了一些。
可能因为自己最近一直不更新导致我掉粉了吧嗯。。。
以后估计不会开新坑了,好累。。。

↓↓↓↓
我是另外一个,我就帮我的小伙伴写了一些,并没有太多,不过这章是我写的,本来小伙伴是打算让我写韩信因为吃多了所以吃不下赵云送来的东西,然后走了的时候忘记带回去。
早上来的时候发现坏掉了然后倒掉把饭盒刷干净还给赵云。
但是赵云牛逼,发现了韩信到掉到东西了,然后——
被我一票否决了。
我说反正后边也有虐的,这儿我就不让他虐了←_←
小伙伴说让我看着来,反正韩信撑了,你在让他吃就得进医院。
以上。
谢谢看文的老爷,希望我俩合作能让你们看的开心,争取下次尽快更新。

我觉得我以后要走草稿流,我上色真的是贼煎饼难看。

以及这张画有点故事,回头估计会撸一个短片暗武文出来,有想看的回复一下,没有我就不写了←_←

[信云]全息网游之娶个NPC回家(16)

发生了那晚这么严重的bug,制作组先行关闭了稷下书院上山的路。

最后一一排查终于找到了错误源,代码编辑的一点小错误竟造成了这种能伤到人的怪物。

还有工作室里的那台游戏仓也因为赵云的暴力开仓,而需要修理,虽然后勤组长并没有让赵云赔偿,但是赵云还是默默地把钱付了,尔后小组长知道了也是一脸无奈。

韩信的伤不用一直在医院住着,在医生嘱咐了许多之后,才给韩信办了离院手续。

赵云是拎着饭食,在医院的楼门口碰到了韩信。

“你怎么出院了?”赵云问到。

“伤的不严重,医生跟我说了要注意啥,我就先出来了。”韩信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臂挥了挥,“子龙你给我带了什么过来?”

“粥,还有一些小菜。”看着韩信一张‘怎么又是粥’的脸,赵云嘴角弯了一下,“医生嘱咐你要忌口了吗?”

“没,所以子龙今天能不喝粥了吗?”赵云看着韩信,好像又看到了那耷拉下来的耳朵。

赵云想了想,点头答应了韩信,“那我给你做点什么吃?”

“哎,子龙你还会做饭啊!”韩信有些惊讶,“还以为像你这么忙都不会做饭呢。”

“你想吃点什么?”赵云帮韩信拎着他从医院带回来的东西,是一些药物,本来韩信说自己可以拎,但是赵云作为韩信的男朋友(伪)自然是接过了这些。

把东西放到了后坐上,赵云开车去了附近的超市,买菜。

赵云这些年一直如此,独自买菜做饭,虽说偶尔也会和朋友一起聚会喝酒,但是从来没有哪次能像这样,两人推着辆购物车,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买菜。

选好了之后,韩信把账单结了,笑着对赵云说到,“我去蹭饭,单我结好了。”

两个人于是就一起回到了赵云的家里。赵云住的地方比较大,是标准的两室一厅,距离工作室很近,车程莫约十五分钟。

赵云进入厨房后把挂在墙上的围裙系在身上,开始做饭。

韩信倒着跨坐在厨房门口的椅子上,脑袋支撑在椅子背上,看着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赵云,说到,“真贤惠。”

赵云切菜的手不小心抖了一下,“哐——”的一声刀就摔在了地上。

韩信闪身进了厨房,赵云家的厨房虽说不小,但是两个大男人进来之后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韩信俯下身子捡起赵云掉在地上的刀,因为姿势原因,韩信起身的时候赵云往后退了一小步,赵云就撞到了韩信的身侧的手臂。

其实韩信现在那条手臂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刚才被赵云撞了一下也没有不适的感觉,但是赵云却很是担心,扭头问韩信有没有撞疼了。

韩信耸肩,然后那只手自然而然的拍了赵云的臀部一下,“没事,医生说不大幅度运动就好,不过子龙你屁股好软啊。”说完又去捏了一下赵云的臀部。

赵云身子都僵在了那里,耳尖都红透了,身上也不自然的起了一些小疙瘩。

“子龙我帮你切菜吧,”韩信把刀在洗手池涮了一下,“子龙?”

“啊,好,拜托了。”赵云立马转头,把刚才切好的菜倒进锅里开炒。

韩信伸出手,看着那只捏过赵云屁股的手,有些出神,不过很快就被赵云炒菜的声音弄清醒了,甩了甩头,举起刚买的菜,问到,“还要切哪个?”

……

饭做好后,米饭也刚好熟了。韩信对赵云的厨艺赞不绝口,还习惯性的给赵云夹菜。

游戏里两人有时候会去原城下馆子,那里的菜味道不错,而且互相夹菜有亲密度的增加,韩信就非常自然的继续给赵云夹菜。

两人面对面坐着,偶尔聊几句,韩信认真的吃饭,而赵云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饭碗,然后拿出手机在网页上搜索——“如何照顾你的男朋友。”

赵云点开了第一条,里面列出了五十项。其中有一项是这么说的“吃你喂给我的东西,并且也觉得好吃。”

“好吃。”赵云在韩信给自己夹菜的时候说到。

“你自己做的当然觉得好吃了。”韩信笑着说到。

赵云现在正低着头把韩信先前不想喝的粥喝掉,那是特意给韩信做的鸡丝粥。

“子龙你做的是什么粥啊,白粥?”韩信伸长脖子往赵云这边看。

“鸡丝粥。”说着,赵云又喝了一口下去。

“看起来味道不错,”韩信站起身把赵云那碗粥端了过去,就着赵云刚才用的勺子喝了一口,“还挺好喝的,之前的白粥不是你做的吧?”

“之前那次是买的,”赵云见阻止无果,就又拿了个碗给自己添了半碗米饭。

韩信吸溜吸溜的把粥喝光之后,两人吃饭也吃的差不多了,韩信就主动帮忙洗碗。

“有洗碗机。”赵云一句话就打消了韩信洗碗的念头,于是俩人坐在赵云家的沙发上闲聊起来。

“韩信你用不用剪指甲?”赵云又在那个(不靠谱的)网页上浏览了一些,看到了一条“为你剪指甲,让你改掉啃指甲的习惯”,虽然说赵云不知道韩信有没有啃指甲的习惯,但他还是问了。

“有点长了,”韩信伸出手看了看,“有指甲刀吗?”

赵云拿出指甲刀,拉起韩信的手,身上又不自然的起了一些小疙瘩。

“哎,子龙我自己剪就好。”韩信想要把手抽出来。

“没关系,”赵云低下头,眼睛也微微的向下低了一些,细密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一样,赵云认真的给韩信剪着指甲,“这么长可以吗?”

“啊?嗯。”韩信就看着赵云的睫毛,赵云每眨一下眼睛,韩信也跟着眨一下。

“好了。”赵云把指甲刀收起来,对韩信说到。

“啊,谢谢,这个点了我该回去了。”韩信说完就要辞行,“等下我要去工作室拿一下我的笔记本。”

“我和你一起去工作室。”等韩信说完,赵云也收拾好了,“等下我开车。”

“好,那我就继续蹭车了。”韩信笑着说到。

没想到子龙真的这么好相处,怪不得制作组里边的人都这么喜欢赵云,韩信想到。

————————————
我文里写的内个赵云查的那个“如何照顾好自己的男朋友”是我真的在网上找到的,我觉得特制杖(我就是故意找制杖的)
以及还是没有人猜出我之前哪章不是自己写的hhh我决定继续卖关子hhh
我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APP没升级,所以图片发不出去,等下次更新我就把内个制杖的50条给你们放出来看看哈哈哈哈哈哈

一辆破车

我lof发不了图了,之前那个又被河蟹了,走微博吧,再的话我就真的。。。

https://m.weibo.cn/2773847237/4259963797279528